【南昌战疫日记】疫情不退,胡子不刮

人气:75时间:2022-07来源:南昌的士票_南昌出租车票-天信票务专注全国的士票出售和批发平台

 来到新建后,十几天没回家,生活肯定是受影响的,进来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带,内衣内裤都是同事帮拿家里的存货补上的。

  

  十几天没有刮胡子,老李说我胡子太长了,要不要去找个商店买个剃须刀?其实这个问题在一周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考虑过了,只是那一天有个奇怪的想法,我的络腮胡续长了会是怎么一个熊样?

  

  我有个忘年交的朋友,在南昌文化书法和互联网领域也算是小有名气,可能很多人都认识,就是熊明老师。说起胡子,只要认识他的人都会第一时间想起熊明老师,他那与众不同的胡子造型,国学大师的文化气质,古风汉袍的装扮,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让人仰止。

  

  熊明老师

  

  每次遇到留胡子的人,我都喜欢和他们聊聊胡子的问题,回忆起来才会发现,每个人都有至少有一个与胡子有关的故事。

  

  熊明老师的胡子配合他的气质,总被人误会为修道中人,经常会有陌生人找他卜卦算命,但他总是很无语地向别人解释,自己是个无神论者。

  

  还有个花名“南昌莫西干人”的朋友,他胡子虽然没有那么浓密,但也是一缕山羊胡,也是别具一格。曾经有人问他睡觉的时候胡子是在被子里面还是被子外面?后来他说每次想到这个问题,他都睡不着觉。

  

  有个北京的摄影老师丁丁,我问他为什么留胡子时,他说胡子就是他的标签,就像一件艺术作品的闪光点一样,可以让人印象深刻。那种现代艺术气质从他的胡子里可以完美展现。

  

  似乎每一个络腮胡的人都有留胡子的执念,就像我一位大哥虽然头发掉得一根不剩,但总是幻想着自己留络腮胡的样子,但现实的困境是从无到有,突然留胡子还是需要莫大的勇气,首先要面对的是家人的质疑和数落,再就是本来不留胡子的你,突然留胡子后,那种周围的人看猴耍般的眼神。

  

  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们现在在所有场合每天都戴着口罩,所以我这十几天没有刮的络腮胡一直和谐地隐藏在口罩之下,还算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有很多人喜欢蓄须明志,多的记不得了,只记得很多年前看姚明打球的时候,也入乡随俗,在美国留起过胡子,一直打完一个赛季才把胡子刮了。我也来效仿姚明,南昌疫情不退,我也不刮胡子,反正有口罩的遮掩,也不怕别人笑话。

  

  我想了很久,我留胡子是不是因为一种幼稚,总的来说是有这么一点,但还有就是,我想用胡子记录这段艰苦而有意义的时光,在这疫情结束前的最后一天,在我剃胡子之前,我要把这个另类的形象拍照片保存下来,可以一直回忆珍藏。

  

  艰苦的时光,总需要寻找一些生活的乐趣,疫情一日不退,是对所有人心性的考验,我们总是想尽办法去帮助居民解决困难,安慰他们放宽心态去坚守,但很多抗疫工作者的抑郁只能自我去调节,我也不例外。我的胡子或许能够让我继续煎熬下去提供一点点动力,在总是想着早点结束这一切的时候,我又能欣慰地感觉到胡子又长了一点点。

  

  但是最终还是希望,胡子的这段时光能够早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