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出口困局不止于疫情

人气:122时间:2022-05来源:南昌的士票_南昌出租车票-天信票务专注全国的士票出售和批发平台

 近年来,随着中国品牌汽车全球化战略提速,以及特斯拉、宝马等外资企业助推下,我国汽车出口业务快速提升。以宁德时代、福耀玻璃为代表的汽车零部件企业的崛起,也推动了我国汽车零部件出口订单快速增长。

  

  2021年,我国已经跃升至全球第三大汽车出口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出口量达211.9万辆,同比增长近1倍。今年一季度,汽车出口业务继续向好。但3月以来爆发的疫情,对汽车出口业务造成了一定影响。

  

  此轮疫情波及天津、上海、广州等几大主要港口城市,虽然地方及时采取了闭环管理措施,但正常运行效率仍受到影响。再叠加俄乌冲突、原材料上涨、供应链短缺等因素,打乱了部分汽车相关企业二季度乃至全年的出口规划。

  

  4月汽车出口环比下跌

  

  5月9日,海关总署发布的4月汽车和汽车零配件进出口数据,印证了疫情等因素的影响。

  

  4月,我国汽车进口9.2万辆,相较去年同期下滑6.12%;1-4月累计进口31.7万辆,同比下滑4.9%。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累计进口量减少,但金额同比上涨9.4%,达1279.9亿元。这表明,我国高端汽车产品进口走强。

  

  汽车出口方面,4月出口量为17.1万辆,同比上涨10.31%。然而对比前3月累计57.2%的高增速,降幅明显。

  

  事实上,疫情对汽车出口的影响早在3月就已有迹象。3月汽车出口量为19.9万辆,同比增长34%,低于前2月增速(69.7%),而这与天津、上海等多地疫情爆发时间点重合。

  

  天津、上海、广州等是我国汽车进出口主要港口城市,其中上海港是中国第一大集装箱港口,天津港是我国最大的平行进口车港口。数据显示,仅上海市2021年汽车出口量就达48.4万辆,占全国汽车出口总量的两成。而广州由于汽车相关企业众多,加上地理位置优越,也是部分汽车相关企业出口首选地。

  

  然而疫情原因,这几大港口相继进入全封闭管理状态,目前都还没完全解封。4月时有消息显示,包括马士基、赫伯罗特等在内的全球多家船公司,相继宣布部分航次取消挂靠港口的公告。可以预见,几大港口集团的二季度业绩将不好预判。

  

  图片来源:五菱汽车

  

  上汽通用五菱也提到,国际运力资源紧张,航班及货柜资源短缺,对出口整车和零件影响较大,使得整个贸易及运输周期延长,影响新项目开发和量产项目销量。

  

  盖世汽车研究院资深分析师也表示,“产品价格受疫情管控,生产供给受阻,公路货运和航运物流都受到影响”。

  

  不过,随着疫情逐步缓解,几大港口城市作业生产有所恢复。中国港口协会5月初发布的《港口生产运行监测与分析(4月下旬)》显示,八大枢纽港口集装箱业务好转,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增加5.8%。另据中国交通运输部安全总监李国平日前透露,上海港目前集装箱日吞吐量稳定在10万标箱,回升至疫情前八成以上。

  

  长安汽车认为,随着上海疫情的逐步好转,相信疫情对出口的影响将逐步降低,很快就会恢复正常。

  

  引发的“蝴蝶效应”

  

  对于汽车出口业务,疫情引发的“蝴蝶效应”仍在扩散中。此波疫情冲击到了几乎所有开展进出口业务的车企。

  

  以长安汽车为例,其整车出口业务集中在天津港和上海港。长安汽车表示,疫情下的各种防疫措施对口岸的集疏运能力提出了挑战,运输成本同步上涨。

  

  2021年,长安汽车出口销量为11.4万辆。按照长安汽车2030年出口目标(135万辆)计算,今年约为15万辆。长安汽车相关负责人向盖世汽车透露,今年一季度出口表现不错。但显然,二季度因疫情将变得不乐观。

  

  为了降低损失,长安汽车通过各种方法来解决汽车出口问题,“比如通过别的港口进行中转或运输货物”。

  

  相较而言,身处上海疫情风暴区的汽车相关企业,应是最大的“受害者”。如特斯拉,有意将上海超级工厂打造成“特斯拉全球出口中心”。数据显示,特斯拉上海工厂2021年交付48.41万辆(含出口),占其全球交付量的51.7%。

  

  特斯拉恢复出口,图片来源:临港集团

  

  疫情影响下,三四月份特斯拉一度停产23天,约4.5万辆产品生产受阻。4月,特斯拉国内交付量仅为1500余辆,出口直到近期才恢复。据上海临港集团消息显示,5月11日4767辆特斯拉产品从上海南港码头驶出。和今年2月时高达3.33万辆的出口量相比,疫情影响可见一斑。

  

  博世中国总部同样位于上海,疫情加剧了其海外采购和运输难度。“为保供也是不惜血本,包括巨贵的物流,巨贵的零件等等”,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5月10日在博世中国2022年度新闻发布会上说道。他发出呼吁,“我们希望全球的半导体供应链能够更加多的在国内国产化”。同时,博世也将国产芯片厂商纳入采购名单。

  

  图片来源:五菱汽车

  

  不过盖世汽车发现,上汽集团4月出口销量环比降幅22.7%,为3.89万辆,远低于其当月合计销量的环比降幅(-62.4%)。这或许与其出海先行军——上汽通用五菱受疫情影响较小有关。上汽通用五菱生产基地位于广西柳州,4月份出口15934台套,同比增长10%。且上汽集团在海外建有不少生产基地,一定程度上对冲了疫情的影响。

  

  而选择宁波港的吉利,4月汽车出口销量同期实现了翻倍增长,达1.75万辆。

  

  疫情对汽车行业的冲击还将持续一段时间。据上海市副市长宗明介绍,上海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预计要到6月后。6月后,汽车企业虽然可能不再受疫情之困,但国内市场需求、芯片短缺等问题的持续,或仍将影响汽车企业的出口业务布局。

  

  先保内还是外?

  

  对中国品牌汽车而言,现阶段海外市场贡献度有限,仍需以国内市场需求为主。而且从3月到5月因疫情而堆积的订单,也需要汽车企业加紧生产交付。盖世汽车研究院资深汽车分析师认为,推迟的订单叠加正常交易,将会促使部分消费小高潮出现。

  

  图片来源:理想汽车

  

  尤其是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销量可能会被进一步推高。当前,新能源汽车1-4月累计销量155.6万辆,同比增长1.1倍,渗透率已突破两成。如果特斯拉、蔚来等企业产能完全释放,将成为新能源汽车增长的重要推手。

  

  基于此,从市场熟悉度、需求量,以及运输成本等多层面考虑,大部分车企都可能会优先满足国内汽车市场的需求。而汽车出口业务可能将被暂时搁浅,至少是减少出口量。

  

  与此同时,芯片短缺也正在影响汽车出口业务。上汽通用五菱表示,由于芯片短缺造成零件短缺,现有产能无法满足客户订单需求。为此,海外事业及工程中心与技术中心、采购及供应链管理中心一道,正在寻求使用替代芯片、开二家、自主研发等多种措施,确保芯片供应。

  

  利好的是,业内认为芯片短缺问题有望在今年下半年得到缓解。但另一方面,俄乌冲突、全球汽车市场生产环境的变化等因素不容忽视。

  

  2020年以来,欧美、日本等全球汽车产业重地受疫情、芯片短缺等多重因素影响,生产数度减产甚至停产,无法满足当地乃至全球汽车市场的需求。这给了中国品牌汽车机会,汽车出口业务激增。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1年汽车出口销量比2019年翻了近一倍,并打开了欧洲新能源汽车市场。

  

  哈弗H6 HEV在泰国上市,图片来源:长城汽车

  

  但这样的高增速可能难以持续,盖世汽车研究院资深分析师表示,全球大部分国家或者地区开始放开疫情管控,采用“全民免疫”应对,能够正常生产相关汽车产品,会在一定程度上替代国产车型的供给。

  

  俄乌冲突是另一不稳定因素。据欧洲商业协会(AEB)公布的数据显示,因俄乌局势升级,长城、奇瑞等在俄罗斯市场的销量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如哈弗4月销量仅813辆,同比暴跌73%。

  

  年初,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付炳锋曾预计,今年我国的汽车出口量同比增幅会在20%左右。疫情、俄乌局势、全球汽车市场环境的变化,或许将让这样的预估变得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