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一”个说不尽的城市

人气:123时间:2022-05来源:南昌的士票_南昌出租车票-天信票务专注全国的士票出售和批发平台

生活是由一个个平凡的琐碎瞬间组成的

  

  一街/一桥/一湖/一路/一碗……

  

  哪个“一”才是你的偏爱?

  

  日复一日

  

  南昌每天都在上演着不同的剧情

  

  故事很长,我们一一开启

  

  书院街

  

  西汉初年灌婴筑城至今的2200余年里,南昌留下了极为厚实的人文历史。名胜古迹,老街旧巷,都藏着不少耐人寻味的历史记忆。

  

  古豫章书院是南昌豫章书院的前身,创于南唐升元二年(938年),距今已有1000余年,南宋时期为当时理学家们传播朱程之学的基地。

  

  如今,南昌市第十八中学门口,仍书有“豫章书院旧址”几个大字,提醒着人们这里曾经的辉煌。

  

  蛤蟆街

  

  南昌的吃货不少,知道蛤蟆街的也不少,“南昌人只认蛤蟆街的,过去这里是蛤蟆市场,开了很多馆子店,炒蛤蟆、螺蛳是最恰噶的!”

  

  蛤蟆街是南昌最早最接地气的夜市街,一到晚上,南昌各处来的食客总是很多,没有座位就站着吃、走着吃、排着队吃。

  

  夜市升级,这条“豫章后街”焕发新生,忙碌了一天的男女老少聚集在此,寻觅各式美食,紧张了一天的神经开始放松下来,不用在乎形象,冰啤对碰,大口吃肉,烦恼和忧愁抛到脑后。

  

  中大街

  

  在南昌市中心有一条百年老街,比起胜利路,人们更喜欢称呼它为步行街。

  

  南昌有一句民谚“七门九洲十八坡,三条半街九十九巷”,其中“三条半街”的中大街就是胜利路的“前世”。

  

  南昌的“三条半街”就像北京的王府井大街和上海的南京路一样,是城内最繁华的街市。其地理位置极好,靠近章江码头。在交通不畅的当时,水路畅通,让三条半街附近聚集了人流、物流和商流。

  

  灵应桥

  

  灵应桥因神话传说观音曾在此“显灵”而得名。又名杜公桥、灵隐桥,建于唐贞元十五年(799年)。

  

  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改建成石拱桥,是南湖与北湖的交界桥,横跨建德观街东端,与环湖路衔接。沿岸杨柳依依,水波粼粼,至今余韵犹存。

  

  朱姑桥

  

  朱姑桥位于城南南莲路上,地处青云谱乡岱山。原桥始建于唐代,系青条石结构小型便桥,称“姑嫂桥”。清初,朱耷(八大山人)兄妹分别隐居沥水两岸,改便桥为石墩的青条石桥。更名“朱姑桥”。

  

  提到朱姑桥,那就一定会提及朱姑桥梅村,这里古风遗韵,民俗犹存。古池塘、石门居牌坊、青砖灰瓦、麻石小路、木质雕花、红石刻像、根深叶茂的大树,皆依稀可觅明清古老、生动的表情。

  

  这里的水土孕育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国大法官梅汝璈铁骨铮铮的中国魂。历代村民静谧、细碎的生活,是悠悠岁月街头巷尾的诉说。

  

  八一大桥

  

  赣江之水汹涌澎湃的在八一大桥下穿梭而过,八一大桥连起了南昌的两端。一端是老城区,一端是红谷滩新城区。桥的两端,连接着不同的风景。

  

  繁华忙碌的八一大桥至今还是车水马龙,而中正桥的故事,却鲜为人知。1934年12月20日,中正桥开工,桥址选在东岸塘子河及西岸有记码头为起讫点,西岸桥头介于南浔铁路车站及赣湘赣鄂公路东站之间。

  

  在日军侵华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中正桥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重创,1949年5月22日,南昌解放后,工程师韩柏林带领广大劳工们,艰苦作业、日夜施工,重建中正桥,使得恢复交通。为了纪念“八一”起义,江西省政府决定将中正桥改名为“八一桥”。

  

  东湖

  

  一江连两岸,大大小小数百个湖泊,给城市填上温柔的底色,水,是南昌的气质。东湖,是老南昌人的气质。

  

  历经2500余年的百花洲,如今已升级为文旅街区,夜游百花洲,梦回豫章城,百花洲亭的灯影里,延续古今交融的千年繁华。

  

  老城区里的东南西北四湖,紧密联系,承载了不少南昌人的童年回忆。

  

  象湖

  

  南昌的水网有多密集?南昌城区有“一江通三河,九龙串十珠”的说法,水网密布的南昌城,几乎是傍水而建,水域面积占全市面积近30%,“城在湖中,湖在城中”。

  

  无风的时候,阳光下的象湖湖面好似一面巨大的镜子,倒映出桥、树、湖心亭和湖边的高楼。

  

  偶尔,微风带起一层微微的涟漪,这时阳光愈盛,湖面瞬时变得流光溢彩,闪烁不定。

  

  瑶湖

  

  瑶湖郊野森林公园风光旖旎,被誉为“小马尔代夫”,当黄昏夕照时,景色更为一绝。

  

  当晚霞在天际绽放,湖风微微吹过,伴着落日余晖,踏上延伸至湖中的木桥,一切都好似被治愈了。

  

  中山路

  

  1928年,南昌城区改造,拆除了七门,又将孙中山先生曾经到过的地方命名为中山路,路名一直沿用至今。

  

  在红谷滩发展起来之前,这里一直是南昌最繁华的商业中心,步履悠悠的行人、琳琅满目的商铺,眼花缭乱的LED广告牌,增添了一番颇具南昌本地特色的热闹景象。

  

  上世纪80年代末的中山路,也是“摩肩接踵”、“人头攒动”。

  

  船山路

  

  说起“名人”路最多的城市,南昌算得上是一个,而在众多“名人”路中,有一条叫做船山路,为纪念“船山先生”——王夫之而命名。

  

  如今的船山路,以其独特的夜宵文化而闻名在外,前后不足200米的范围内,聚集了十多家龙虾店烤鱼店,还有大大小小各式馆子。

  

  简易亲民的塑料桌椅,占据着南昌夜宵的霸主之位。

  

  皇殿侧路

  

  皇殿侧路,南起中山路东,北至上营坊,东通八一大道。这段不起眼的小路,却见证着南昌成为国都的一段历史。

  

  公元959年(南唐显德6年),李璟决意迁都南昌城,升洪州州治南昌为南昌府,定为南都,派人在南昌构建宫殿。

  

  南唐的南都皇城的位置,东面临近八一大道(原本是城墙)、西面依傍东湖、南面是中山路、北面至上营坊,如今南昌市保育院便是皇宫长春殿所在地。

  

  水煮

  

  街头烧烤水煮摊,烟火缭乱夜市街,在很多人心中,南昌的烟火气,都是从家楼下的一碗水煮开始的。

  

  南昌水煮有多厉害?万物可煮,早晚可食。从午饭到夜宵,一碗水煮,拯救你的选择恐惧症。

  

  食客围锅而坐,市井味道和城市记忆在这里碰撞,陪伴一代代南昌人长大。

  

  拌粉

  

  “一碗拌粉,不要葱,多放辣”,南昌人的一天,多半从这呲溜入口的拌粉开启。

  

  走进一条老街老巷,点上一份拌粉,小料的香味和米粉的鲜味在口腔中碰撞,感受属于南昌的老味道。

  

  运气好的话,或许会走进一家几十年老店,听着来买早餐的大爷大妈们“谈砣”家长里短,南昌的市井百态,都拌在一碗粉里。

  

  瓦罐汤

  

  没有瓦罐汤的拌粉就像没有豆浆的油条,一口米粉加一口汤,才会开启一整天好心情。

  

  瓦罐汤用土陶瓦罐为容器,罐中可装珍禽、野味、蔬菜等,以硬质木炭六面体受热,煨制而出。

  

  一罐汤端上桌,香气扑鼻,鲜润美妙,汤色清澈,肉质鲜而不腻,便是人间至味了。

  

  一日三餐,一饭一蔬间

  

  这些稀松平常的生活碎片

  

  是否有你记忆的美好岁月